其中赛内尿检473例

2018-01-06 12:44

自发出阳性通知之日起,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已禁止以上3名运动员参加一切国际、国内比赛,最终的处罚决定需在听证会后由中国游泳协会做出。由于这3例兴奋剂案例仍在调查取证过程中,根据有关规定,运动员信息和具体案情暂不对外披露。

目前,这3起兴奋剂阳性案件的调查和听证程序已经完成,中国游泳协会将根据听证会结论,依照《条例》在近日做出相应处罚。根据《条例》14.3.2条款和《通则》第七十七条的规定,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将在收到正式处罚决定后尽快在网站“信息公开”栏目中公布相关的处罚决定。

24日,中国游泳协会公布了2015年和2016年至今的兴奋剂检测情况,在上千例检测中,共发生3例克仑特罗(俗称瘦肉精)阳性和3例氢氯噻嗪(利尿剂)阳性。

与此同时,国际泳联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2015年一共对我国游泳运动员进行了27人、41人次的赛内检查和32人、82人次的赛外检查。

此外,在2016年1月的赛外检查中,某省的3名游泳运动员先后在赛外检查中被查出氢氯噻嗪(利尿剂)阳性后,均声明放弃b瓶检测,但申请召开听证会。因为需要调查取证,听证会时间还未确定。

鉴于有证据表明,这3名运动员误食含有克仑特罗的肉食品导致检测结果阳性的可能性较大,根据《世界反兴奋剂条例》(以下简称《条例》)7.9.2条款和《体育运动中兴奋剂管制通则》(以下简称《通则》)第四十五条的规定(选择性临时停赛),反兴奋剂中心并未对上述运动员实施临时停赛(运动员在接受调查处理期间仍可参加比赛)。

2015年12月22日和2016年1月13日,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听证委员会先后召开听证会,分别对安家葆、赵莹和王立卓的陈述进行听证。

上述3名运动员接到a瓶阳性通知后,均申请b瓶检测,结果仍为阳性。之后,运动员又都申请召开听证会。

对于出现以上6例兴奋剂阳性案例,中国游泳协会表示:中国游泳反兴奋剂的态度一贯明确坚决,在逐年加大赛内赛外检查力度的同时,不断加强反兴奋剂的宣传和教育工作,对兴奋剂“零容忍”;以上兴奋剂阳性案例的检测,完全按照《条例》相关程序进行;中国游泳协会将依照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相关条例,在听证会后,依照条例规定,在做出正式处罚决定后,公布运动员信息和处罚决定。

2015年度,中国游泳协会配合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共进行了1758例检查,其中赛内尿检473例,血检35例;赛外尿检1080例,血检116例,生物护照(检测)54例。

2015年,中国游泳运动员共发生阳性3例。他们都是在赛外检查中被查出克仑特罗阳性。3名运动员分别为海军队的赵莹(8月21日接受检测)、王立卓(8月30日接受检测);天津队的安家葆(9月1日接受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