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急之下

2017-12-11 12:42

平静下来的沈爱兰回忆,7月22日上午,她和两名泳友张哥、黄哥一起在黄石中窑江滩水域游泳后上岸,三人在黄石大道上找了家饭馆一起吃饭,三个人要了两瓶四特酒,我大概喝了八两。

今年52岁的李春富,在江西省瑞昌市码头镇狗头矶开了一家船舶修理公司,公司所在地临近长江,他平常吃住都在这里。

沈爱兰的儿子在深圳工作,老伴两年前去世后,沈爱兰到黄石市内照顾90岁卧病在床的老母亲。在水里醒来后,我以为自己还在黄石,我看着天都黑了,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妈还没吃饭,我要赶回去给她做饭。

吃完午饭约下午两点钟,张哥有事先回家了,黄哥也喝了不少,我们就说再去游泳。两人就晃荡着回到中窑江滩。

7月22日晚,李春富痛风的老毛病又犯了,脚疼令他睡不安稳。凌晨1点多钟,李春富隐约听到有人喊救命,他以为是在做梦;但呼救声越来越真切,李春富赶紧翻身起床,带上强光手电筒,并喊醒妻子魏冬桂,往江边跑去。

李春富回公司找了一架木梯,抛至江中,想让沈爱兰抓住,然后漂浮靠岸。但沈爱兰尚未抓住,木梯就被江水冲走了。

李春富和妻子魏冬桂将沈爱兰扶到房子里,烧热水、找干净衣服、下面条,同时安抚沈爱兰情绪。

沈爱兰回忆,约三点钟,她率先下水,没带任何救生装备,下了水就晕晕乎乎的,等再醒来的时候,自己还在江中,天已经黑了,头发上都缠着木棍等杂物垃圾。

长江中,57岁的沈爱兰正在漩涡中挣扎,吐出一口被呛的水后,她又急忙呼救。李春富看见沈爱兰身上套着救生圈,松了一口气,大声喊话让沈爱兰不要着急。

沈爱兰是下陆人,小时候学会了游泳,中学时代就可以横渡长江,从黄石市港务局退休后,游泳、跑步成为她的每天必修课。但酒后游泳还是第一次。

这时,岸边另一户居民朱冬松也听到江中动静,连忙报警。瑞昌市码头派出所的110接处警单显示,报警时间为7月23日1点24分34秒。

公司的工人和闻讯赶来的村民也参与到救援中。情急之下,李春富找来一段约3米长的三角绳,做成一个圈子,连起一根长绳子,然后像撒网一样将其抛出去,兜住沈爱兰的腰部。成功以后,他忍着脚疼,慢慢发力往岸边拉;沈爱兰也配合着划水往岸边游。

江中不远,正停靠着一艘趸船,泳者被湍急的水流吸进船底,是最危险的事情。眼看着沈爱兰离趸船越来越近,李春富十分着急。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沈爱兰才看到有过往轮船,于是大声呼救。但部分船只还来不及作出回应,她就又随水流往下漂去。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政监察支队省际边界采砂管理鄂赣执法基地船只上的人听到了她的呼救,便给她抛了一个救生圈。

终于上岸,沈爱兰哇哇大哭。此时,码头派出所两名警察周起世、曹耀邦也赶到现场。李春富回忆:拉起来的时候,闻到她身上有酒味。

狗头矶水流没有规律,方向经常变换。李春富赶紧用手电筒的光引导沈爱兰向岸边游,但方向不断变化的水流使得沈爱兰难以靠岸,游了不远又被回流带至江中。

沈爱兰凭借着这个救生圈,又奋力想游到岸边,及至遇到李富春夫妇等人,才顺利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