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份的时候

2017-11-09 07:03

想找一份关于软件开发或者网站维护方面的工作。郝祥海称,因为自己是学计算机专业的,对于工作方面没有太多要求,只要能够温饱就可以了,只是希望公司不要歧视我是残疾。郝祥海告诉记者,虽然平时行动不便,但是手部肌肉没问题,并不会影响到工作。

2010年,郝祥海考取了合肥师范学院,为了照顾儿子,郝加林也一起来到合肥。学校考虑情况特殊,专门在宿舍楼二楼腾出一个空房间,留给父子俩居住。

如果你可以为郝祥海提供工作岗位,缓解这个家庭的重担,可拨打江淮热线62636263进行联系。你的帮助,或许会改变他的一生。

郝祥海13岁时身体出现异常,走路走不稳,有时候一阵风吹来都能把他吹倒。之后,父亲郝加林带着儿子四处求医,被诊断为罕见的肢带型肌营养不良。而医生告诉郝父更绝望的消息是,此病系基因突变导致,目前尚无特效疗法和根治措施。

希望能够帮助儿子找到一份工作。这样逐渐地让儿子有了生活保障,心里也会有底一些。

其实,郝祥海参加了研究生考试,想通过考上研究生,然后找到一份好工作。郝祥海最终考了303分,高出国家线十多分,一家人喜出望外。

读不了研究生,郝祥海接下来该何去何从,成了郝加林这段时间来的心头之痛。我陪了他五年,可是我照顾不了他一辈子。郝加林告诉记者,未来的路需要儿子自己走,他能陪儿子一时,但陪不了一世。

本以为牢牢地抓住这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却在面试时遭到打击。在参加北京一所大学面试被淘汰后,郝祥海调剂到南京一所大学,结果因身体残疾失去面试机会。虽然后来通过教育部门争取到面试机会,但是仍然没有通过面试。当郝祥海收到第三所大学的面试通知时,郝祥海对父亲说,爸,算了吧,人家看到我残疾是不会要的了。心灰意冷的郝祥海,放弃了研究生这条路。

目前,郝祥海已经投了几十份简历给计算机和网站方面的公司,但是都没有得到回复。7月5日学校宿舍楼即将封楼,在这里居住了四年的父子俩,不得不要离开校园。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只有先回安庆老家。郝祥海说。

如今,郝祥海已大学毕业,宿舍楼早已人去楼空。父子俩仍然呆在学校里,不知道下一站在哪里。

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每天早上起床后,郝加林去食堂买好早点。吃完早饭,郝加林背着儿子出门,一路搀扶到教学楼,然后再将儿子背到教学楼,送进教室。到了下课时间,郝加林都要等到教学楼学生差不多走完了,然后再将儿子从教室背回宿舍。

于是从高三那年开始,郝祥海因为四肢肌肉开始萎缩,逐渐无法正常行走,父亲开始了陪读生涯。每天早上,郝祥海在父亲的陪伴搀扶下去上学。爬坡、上楼梯、去厕所都需要父亲背着。如果稍微有人碰他一下,就会摔倒,让他一个人走根本不放心。

郝祥海的辅导员胡兵告诉记者,今年5月份的时候,计算机学院的就业小组就联系省残联,通过省残联的招聘会帮助郝祥海寻找合适的工作单位,但是目前还没有公司给予回复。